jiayi_29's Instagram

2013年9月14日星期六

投稿的喜悦




    还记得你还懵懵懂懂时,最初的志愿吗?天马行空的幻想是孩子们天生的财富。没有外界的阻碍,只是单纯地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 曾经想过,热天来了,当路边摊子卖冰淇淋的人,免费派送欢乐给伙伴们,自己还可以偷吃多几口的凉快,多爽。大人们的世界往往重利益,爸爸会说“卖冰淇淋的不会赚大钱,免费派送还吃大亏呢!”妈妈护儿心切会说“热天站在烈日下会晒黑,吃太多冷的会咳嗽。”哎,大人顾虑的都是孩子没想的事,不切实际能当饭吃吗?

     三毛这一号人物,一位以文字让我深深地掉入她生平故事经历的真性情作家。你可曾想过她小学时曾经在作文课,写的志愿是捡破烂?原因很简单,“人们常常不知不觉的将许多还可以利用的好东西当作垃圾丢掉,拾破烂的人最愉快的时刻就是将蒙尘的好东西再度发掘出来……”结果,老师丢了一只黑板擦,大怒骂她乱写。

     如果孩子告诉你,他长大后想当街边小丑,为低头愁眉苦脸的人们表演,博取难得的一笑,你或许会激动地否定他幼小不懂事的志愿。我们划地自限的观念,总以为大医生拯救与死神搏斗的人命很伟大,教师育人灌溉知识给下一代很高尚,警察捉贼维持治安很英勇等等。

     忘不了的是,到小学实习,恰巧碰上学校快要假期,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列出大家七嘴八舌说的课题,让学生们自由地选择所喜欢的题目写一篇作文。开学后,不出所料,交上来的作文五指数得清。进班“催债”,平常嬉皮笑脸的他认真表明自己有做功课。站在他身后,等着他从有如哆啦A梦宝袋的书包东翻西挖,终于拿出一本练习簿。

     失败的大耳隆带着唯一的收获,嘴角上扬,拿起红笔批改。奇怪,他写了两篇同一题目的作文—我的志愿。一篇写的是当飞机师,除了些错别字,文句总算流通,评语写上“不错,继续努力!”另一篇写的是当司机,一眼望去,红色圈叉一堆,用词很多不当。写的评语是“你的司机志愿让老师看了都觉得快乐,努力吧!肯用心与尝试是好事。加油。”前后水准不一的作文,一看就知道哪一篇才是他写的。

     隔天进班,向他问话,解开疑惑—原来那是他补习用的簿子。“为什么写了两篇不一样的志愿?”他低头不语。再问“飞机师和司机都是你的志愿吗?”他摇头不说。“老师不会责骂你,只是想知道你的志愿。”“那……飞机师是补习老师叫我抄朋友的作文。我想当司机,所以另外自己写一篇。”

     听完,心里一怔,怎么可以叫学生抄袭别人的志愿,应付学校功课呢?虽然他的作文不怎么好,但毕竟是自己的志愿。当中有一段这么写道:“我会驾车后,可以载妈妈到巴刹买菜。新年来临,我也可以载家人到百货公司买新衣。当司机可以载很多人,送人到目的地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 无论你要当司机还是小贩,甚至是清道夫,只要是孩子们打心底想的志愿,不是做伤天害理的坏事,我都恨不得举出拇指赞好。

     金斯伯格的职业生涯发展理论提到:“6岁开始,孩子们对志愿的选择只是处于本身的幻想境界;11岁迈进尝试阶段时以兴趣为主;将近17岁时,会达到现实阶段。到时,最初的志愿或许已改变轨道,他们渐渐学会驾驭属于自己的列车,稳重地向前途出发。


     亲爱的长辈们,请别从一开始就一语破灭属于孩子最纯的志愿,更别将自己的意愿强制于孩子的身上。正如大家耳熟能详的“职业不分贵贱”,别武断志愿的对与错,让我们站在孩子们的角度欣赏他们的志愿吧!

以上文章刊登于9.92013 星洲副刊星雲版


第一次,鼓起勇气对着电脑,手指在键盘舞动。
六月份的假期写出了这篇文章,发送了电邮——星雲投稿。
两个星期后,628,收到了让我激动的回复。

第一次,被称呼为作者,感觉意义重大,心里总有莫名的喜悦与难以置信。
感谢编辑九月头的通知,一直很期待9月9的来临,终于等到了。

虽然需要时间等待自己的作品刊登,两个月后,亲眼见到自己的名字,奇妙的感觉。
重新读着,说不出的心情,开心中参杂了不好意思,妈妈说我高兴到疯了,哈哈。

没想过会这么幸运,毕竟菜鸟只是想试试看,连笔名都没想,陈嘉怡吧。
感谢编辑做了小小的标点符号与字眼的修改。

*小学唯一的《一场水灾》被刊登后,那份喜悦相隔十年后再次来袭。
相信好的开始,学习用文字表达心思,请多多指教。:)
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